中共中央辦公廳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於深入推進審批服務便民化的指導意見》(四)
(七)深化行政審批中介服務改革。進一步減少不必要的行政審批中介服務事項,無法定依據的一律取消。對已取消的中央指定地方實施行政審批中介服務事項和證明材料,各地不再作為行政審批的前置條件。對保留的審批中介服務事項要明確辦理時限、工作流程、申報條件、收費標準並對外公開。加快推進中介服務機構與主管部門脫鉤,切斷利益關聯。放寬中介服務市場準入,鼓勵支持各類資本進入中介服務行業和領域,破除中介服務壟斷。對導致壟斷的行業政策進行合法性合理性審查清理,除法律法規有特別規定外,各部門設定的區域性、行業性和部門間中介服務機構執業限製一律取消。嚴禁限額管理中介服務機構數量,營造服務高效、公平競爭、監督有力的中介服務市場。企業自主選擇中介服務機構,政府部門不得強製指定或變相指定。依托政務服務網開發建設中介服務網上交易平台,中介服務機構“零門檻、零限製”入駐,實現網上展示、網上競價、網上中標、網上評價。政府部門在審批過程中委托開展的技術性服務活動,必須通過競爭方式選擇服務機構,服務費用一律由部門支付並納入部門預算。強化中介服務監管,全麵開展中介服務信用評價,建立健全中介服務機構退出機製。  (八)切實加強事中事後監管。改變重審批輕監管的行政管理方式,把更多行政資源從事前審批轉到加強事中事後監管上來。按照權責對等、權責一致和“誰審批誰監管、誰主管誰監管”原則,厘清審批和監管權責邊界,強化落實監管責任,健全工作會商、聯合核驗、業務協同和信息互通的審管銜接機製。以“雙隨機、一公開”為原則,積極推進綜合監管和檢查處罰信息公開。加快建立以信用承諾、信息公示為特點的新型監管機製,加強市場主體信用信息歸集、共享和應用,推動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向各級政府監管部門開放數據,並與政府審批服務、監管處罰等工作有效銜接。探索智慧監管、包容審慎監管,提高監管的公平性、規範性、簡約性。聯動推進行政審批製度改革、綜合行政執法體製改革和社會信用體係建設,建立健全失信聯合懲戒機製,實現“事前管標準、事中管檢查、事後管處罰、信用管終身”。梳理行政處罰、行政強製、行政征收、行政檢查等執法類職權事項,規範程序、行為和自由裁量權,推進嚴格公正規範文明執法。深入推進綜合行政執法體製改革,整合各類執法機構、職責和隊伍,大幅減少市縣政府執法隊伍種類,進一步推動力量下沉、重心下移。整合優化基層治理網格,實現“多網合一、一員多能”,提升基層監管執法能力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本文轉自http://www.gjxfj.gov.cn/2018-07/04/c_137300901.htm-----